新華網 > > 正文
2021 08/ 11 07:33:31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客戶端

警鐘丨亦官亦商 終成“糊涂人”“江湖人”“兩面人”

字體:

  被貪婪葬送的警監

  浙江省公安廳原警務技術二級總監丁仁仁嚴重違紀違法案剖析

  丁仁仁,男,1963年1月出生,1981年8月參加工作,1984年11月加入中國共產黨。曾任浙江省公安廳辦公室副主任,省公安廳總隊副總隊長、總隊長,省公安廳總隊政委(2013年10月確定為副廳級,2019年6月起為警務技術二級總監)。

  2020年7月,浙江省紀委監委對丁仁仁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問題立案審查調查,并采取留置措施。9月,丁仁仁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同年11月,經浙江省人民檢察院指定管轄,麗水市人民檢察院以丁仁仁涉嫌受賄犯罪,向麗水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

  2021年7月8日,麗水市中級人民法院判決丁仁仁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六十萬元,對丁仁仁違法所得予以沒收,上繳國庫。

  他,曾是浙江省公安廳最年輕的科級領導干部,本應忠誠履職卻逐漸與自己的初心背道而馳;他,曾真槍實彈地參與過大規模圍捕武裝暴徒行動,卻在商人老板“糖衣炮彈”的攻擊下“繳械投降”;他,曾經主抓全省“110”報警平臺建設,卻從未為自己鳴響懸崖勒馬的警報。

  “我從一個滿懷青春夢想的有志青年淪落為貪官污吏,無比痛心。從公安學校畢業到省公安廳工作,一路走來順風順水,組織上每時每刻都在關心我、培養我,讓我一步步走上了廳級領導崗位,我不但沒有珍惜機會,還把組織賦予我的職責和地位當作謀取私利的資源,崗位轉到哪里,違紀違法干到哪里,成了一名以權謀私的貪腐人,玷污了這身警服和人民警察的形象,我深感愧疚。”7月8日,隨著法槌落下,站在浙江省麗水市中級人民法院被告席上的丁仁仁悔恨不已。

  貪慕虛榮,春風得意馬蹄失

  1978年,浙江省公安學校在恢復高考后首次面向社會招考。聽到這一消息,從小懷揣警察夢想的丁仁仁激動不已。經過認真備考,他收到了省公安學校的錄取通知書。愿望得以實現,他欣喜若狂,暗暗在心底發誓,一定要倍加珍惜來之不易的從警機會,當一名品格優秀的人民警察。

  畢業后,憑著一股不服輸的拼勁,丁仁仁很快得到了組織和同事的認可,21歲便被任命為副科級偵查員,28歲提任正科長,30歲掛職地方公安局副局長,彼時的他可謂意氣風發、躊躇滿志。

  2000年,丁仁仁任浙江省公安廳治安總隊副總隊長,開始分管戶籍、流動人口管理等工作。2002年,工作出色的他被提拔為居民身份證制作中心主任,兼任治安總隊副總隊長。“那一年,我剛剛39歲,仕途前景一片大好。”他在反思材料中寫道,“我本應好好珍惜組織給的機會,發奮工作,報答組織,但我卻隨著職務的晉升,權力的增長,不自覺飄飄然起來,自我感覺很是良好,對自己各方面的要求也逐漸放松了。”

  精神上一旦松懈,思想上就會雜草叢生。“我從小到大就愛慕虛榮要面子,還買過一塊假名牌手表,以假亂真,炫耀自己,這樣的性格也導致我更容易失守。”丁仁仁自我剖析道。與理想信念漸行漸遠后,潛伏于丁仁仁思想深處的危險因子,很快在他的心中滋長。特別是在享樂主義和拜金主義等一些不良社會風氣的影響侵蝕下,丁仁仁追求金錢和物質的欲望愈發強烈,內心嚴重失衡,開始盲目攀比。

  “其實自己本來的住房條件已經不錯了,但就是想著怎么住得比別人好、有氣派、上檔次。”丁仁仁告訴辦案人員,正是在這段時間,他開始把目光投向一些高檔房產,對杭州某樓盤的一套住房“一見傾心”。

  地段好、景觀美、面積大、戶型正,丁仁仁在心里細細羅列著這套房子的優點,越想越心動,但盤算盤算腰包,自己的經濟實力尚不允許,眼看滿心的期待就要落空,丁仁仁著急又無奈。

  此時,正值溫州某新技術公司老板劉某前來商談暫住人口管理系統和新版暫住證的推廣應用問題,這個項目覆蓋全省,體量大、收益高,看著眼前有求于自己的劉某,丁仁仁想要置辦房產的心又死灰復燃。借著商談業務的機會,丁仁仁試探性地向劉某開了口,希望他能幫忙解決一下自己的購房首付款。

  不想,劉某不僅把這個要求應了下來,還在丁仁仁感覺按揭貸款有壓力時,主動提出要幫忙付清全部購房款100萬元。

  2001年的100萬元對于當時年收入還不到10萬元的丁仁仁來說,無異于一枚“重磅炸彈”,頃刻間,便炸毀了他本就不堅固的廉潔防線。據丁仁仁回憶,“買這套房子的前夕,父母似乎察覺到我有收人錢財的想法,專程趕到杭州,苦口婆心地給我講了一個晚上的道理,要我腦子清醒,不要做傻事。但當時的我哪里聽得進去,嘴巴上說著好好,心里卻像中了邪似的……”

  有了一次性收受100萬元的開端,丁仁仁便一發不可收拾,徹底淪為金錢的“俘虜”。2014年至2015年,在幫助某互動控股有限公司違法經營行為獲得從輕處理后,丁仁仁收受了該公司老板傅某為其支付的富春山居排屋裝修費185.1萬元。

  2017年1月,他又收受了傅某為其支付的購房款154萬余元,購買了位于海南的一處房產。這套房產的不遠處,是一望無垠的碧海藍天,還有茂密的椰林和銀白的海灘。諷刺的是,他還沒來得及住,就東窗事發了。

  直到進了牢房,丁仁仁才終于明白,自己一步步處心積慮實現的“住房夢想”不過是南柯一夢,讓自己付出了失去自由的慘痛代價。

  亦官亦商,貪念似野草瘋長

  “貪婪心讓我的‘胃口’越來越大。”在懺悔書中,丁仁仁這樣剖析自己。

  生活中,他追求著極致的高標準,卻又不想自己花錢,總希望什么都能有人買單,有人送上。

  在吃喝上,應丁仁仁要求,某印業公司老板陳某多次為其支付費用,共計9萬余元;在穿著上,他偏愛名牌手表,收下兩塊名表;在出行上,他低價從陳某處購買了高檔轎車,對于其他管理服務對象送來的加油卡、車輛保養維修費,也是來者不拒……

  吃、穿、住、行,樣樣向商人看齊,樣樣由商人買單,不知不覺間,丁仁仁成為了一些不法商人的重點“圍獵”對象。

  而這些日常開支對于越來越貪婪的丁仁仁來說,都只能算是“小打小鬧”,借著各種名頭,他收下了一些不法商人送上的一筆筆“重金”。

  2001年至2006年,在幫助劉某的公司承接下暫住證印制、暫住人口管理系統建設等業務后,丁仁仁先后8次收受劉某所送的巨額好處費,尤其是2004年收受的兩筆好處費,每筆高達50萬元。

  2005年至2014年,丁仁仁為陳某企業承接戶口簿外殼印制業務、審批網吧信息網絡安全許可證等相關事項提供幫助,陳某不僅一次性送給他40萬元,后又假借網吧分紅等名義給他送了95萬元。

  與不法商人沆瀣一氣,相互勾結,隨著時間的推移,丁仁仁亦官亦商。憑借“近水樓臺先得月”的便利,他多次違規從事營利活動,真真切切當起了“官場上的生意人”。

  在大連某房地產項目投資100萬元,投資入股某信息技術股份有限公司100萬元,投資入股陳某的印業公司140萬元……明里當官,暗里當老板,據統計,丁仁仁從這些“副業”中獲利180余萬元。

  為了規避被組織發現的風險,這些股份,都在丁仁仁的精心安排下,或由公司法定代表人代持,或由其岳母代持,自己則在幕后暗中操縱、坐享漁翁之利。

  俗語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魚和熊掌不能兼得,當官發財兩條道,為官心中要有戒。逾越了紀法紅線的丁仁仁得隴望蜀、亦官亦商,與組織耍起小聰明,最終等待他的,只會是紀法的嚴懲。

  痛定思痛,自畫三幅畫像

  “看看自己,哪里還有一個黨員干部和人民警察該有的樣子!”留置期間,丁仁仁痛心疾首,深刻反思,用“糊涂人”、“江湖人”、“兩面人”為自己精準畫像。

  忽視紀法學習,甘做“糊涂人”。丁仁仁從公安學校畢業,又從事過刑偵、治安等公安核心業務,本應執法懂法,但隨著職務職級的提升,丁仁仁對紀法知識的學習卻越來越少,執法考試馬馬虎虎應付,省管干部培訓學習找人代替,對黨規黨紀的學習流于形式。用丁仁仁的話說則是,“明明是似懂非懂、一知半解,還自以為是,盲目自信。”直到東窗事發、鋃鐺入獄,他才知自己早已在違紀違法的道路上滑得太遠。

  “留置期間,我重新閱讀了黨章和黨紀處分條例,感受完全不一樣。六項紀律規定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當初我不認真學,現在來對照,六項違反五項,真是無地自容。”到了現在,這位“糊涂人”才想到要多學習黨章和紀法知識,卻已追悔莫及。

  消解原則正義,寧做“江湖人”。多年來,丁仁仁心甘情愿被一些不法商人“圍獵”,整日與他們稱兄道弟,每每還以“江湖大哥”自居。

  2013年6月,老板劉某的表弟因涉嫌開設賭場罪被溫州市某縣公安局刑事拘留。“小兄弟”有難,“大哥”怎能不“兩肋插刀”。受劉某請托,丁仁仁為其疏通關系,想方設法幫助劉某表弟辦理取保候審。

  公平正義是執法司法工作的生命線,丁仁仁卻毫無敬畏之心。不久后,他二度違規干預和插手司法活動,將公平正義的“天平”向“身邊人”傾斜,挑戰法律的嚴肅性、權威性。

  2019年9月,丁仁仁原駕駛員俞某的堂哥因涉嫌職務侵占罪被杭州市公安局某區分局刑事拘留,受俞某的請托,丁仁仁再度干預基層執法辦案。

  不講黨性講交情、不講大局講私利、不講正氣講“義氣”,丁仁仁身上的“江湖氣”,是其宗旨意識淡化、黨性觀念缺失、理想信念蛻變的表現。

  表面上,丁仁仁積極扮演著總隊長或政委的政治角色,臺上作報告,講黨課,義正詞嚴要求別人做到廉潔自律。但臺下,對手中的權力照樣任性,錢財照樣收取,是個名副其實的“兩面人”。每年的民主生活會和主題教育活動,他都抱著敷衍的態度,不涉及實質問題,只是走個過場。

  2019年4月4日,省紀委監委對丁仁仁進行函詢。表面上鎮定自若的他,很快出具了一份虛假說明。此時的他猶如一只驚弓之鳥,預感著形勢不妙,便開始著手逐一訂立攻守同盟。

  “萬一哪天問起來,你就說這套家具是借給我試用的……”2019年5月的一天,在富春山居家中,丁仁仁退還了老板徐某4年前相贈的一套價值8.3萬元的紅木桌椅,對徐某叮囑道。

  在被組織函詢后長達11個月的時間里,丁仁仁絞盡腦汁、煞費苦心,先后與多人多次統一口徑,將受賄款說成借款、投資分紅款等,將收受的紅木家具及部分錢款予以退還并串供、偽造房屋裝修尾款欠條,轉移違規收受的煙酒、字畫等物品,意圖掩蓋自己的違紀違法事實。

  “以利相交,利盡則散;以勢相交,勢敗則傾;以權相交,權失則棄”。不管是義結金蘭,還是歃血為盟,一旦利益不存,一切攻守同盟都將冰消瓦解,在鐵的事實和證據面前,丁仁仁終于低下了頭。

  在審查調查期間,丁仁仁多次回憶起他剛被提拔為省公安廳辦公室副主任時,家人千里迢迢從老家趕來看望的場景,“我請他們在一個比較高檔的飯店吃飯,飯后見我掏出銀行卡結賬,父母馬上問了一句,是否用公款報銷?直到我說不是才放下心來。”

  然而,丁仁仁忘記了父母的良苦用心、諄諄教誨,忘記了入黨時的錚錚誓言,從警時的鏗鏘承諾,從一名有志青年淪為腐敗典型,一步錯、步步錯,最終踏上了人生歧途。

【糾錯】 【責任編輯:張樵蘇 】
閱讀下一篇: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7749633
黄色小说软件,免费H小说app,成年小黄书下载,青春禁地小说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