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1 07/ 14 15:20:30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清除杞麓湖污染源

字體:

圖為杞麓湖國控水質監測點周邊的柔性圍隔被拆除。劉雪飛 攝

  環境治理公然造假 評審專家全體失守 政績觀扭曲錯位

7月8日,云南省紀委監委通報杞麓湖污染治理弄虛作假等有關問題追責問責情況,涉及6個責任單位及29名相關責任人。“公然造假”“弄虛作假”“監督缺失催生造假工程”……通報點出了玉溪市委、市政府和通海縣委、縣政府存在的主要問題。

  杞麓湖水質為何長期得不到改善?不作為亂作為緣何發展到公然造假?自然生態污染背后是否潛藏政治生態污染?這些杞麓湖之問,隨著該省紀委監委全面深入的調查核實被逐一解答。

  不作為亂作為緣何發展到公然造假?

  政績觀扭曲錯位,形式主義官僚主義愈演愈烈

  “杞麓”在少數民族語言中意為“湖里長出的美麗石頭”,杞麓湖曾是秀美通海的代名詞。

  今年4月,中央第八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下沉玉溪市督察發現,通海縣在杞麓湖污染治理工作中不動真碰硬,為達到水質考核要求,搞樣子工程,做表面文章,采取弄虛作假手段,干擾國控水質監測點采樣環境,造成水質改善的假象,實際上杞麓湖水質并未得到改善。

  早在2016年第一輪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及2018年的“回頭看”,就已指出杞麓湖污染治理問題。云南省督察整改方案和水污染防治目標責任書明確提出,要推動種植結構調整和農業生產方式轉變,到2020年杞麓湖水質達到Ⅴ類。但2018年以來,杞麓湖水質惡化趨勢依然較為明顯。

  杞麓湖污染治理,究竟“難”在哪?

  “靠天治湖”、消極回避的觀念根深蒂固。“在這幾年的杞麓湖保護治理上,存在盲目樂觀的心理。”時任通海縣委副書記、縣長馬春明說,“從2016年到2019年,杞麓湖污染治理沒上多少項目,大家覺得不用太多努力,就可達到目標。”據了解,通海縣連續三年未預算和撥付一分錢用于杞麓湖的面源污染治理。

  在影響湖泊水質的眾多因素中,面源污染最為重要,杞麓湖周邊農業農村面源污染占到入湖污染物總量的85%以上。保護好杞麓湖,須解決農業農村面源污染,動員和發動群眾調整農業種植結構、生產方式等,而通海縣委、縣政府缺乏啃硬骨頭的信心和動真碰硬的勇氣,缺乏做群眾工作的有效辦法,對面源污染問題“繞著走”。全縣蔬菜種植面積不降反升,由2018年的34.5萬畝增至2020年的35.3萬畝。

  當看到2020年水質惡化趨勢明顯、難以完成水質考核目標后,通海縣委、縣政府相繼召開會議研究上馬水質提升工程,并不切實際地提出“力爭在最短時間內改善水質”,違背科學規律,匆匆忙忙地上項目,其中一些項目根本就沒經過充分的調查研究,也沒進行可行性評估就付諸實施。

  通海縣在杞麓湖湖心國控監測點周邊建柔性圍隔工程,形成相對封閉的區域,再將大龍潭補水、水質提升站處理過的水排放到國控監測點周邊,用來稀釋水體污染濃度,干擾水質監測采樣環境,造成水質改善的假象。

  事實證明,通海縣對杞麓湖治理的目標一開始就定錯了,工作重點和方向、工作方法和思路出現偏差、錯誤:不是為了杞麓湖本身,而是為了“政績”、為了應付考核。

  調查發現,柔性圍隔、水質提升、補水管道延伸三個項目,都沒有足夠、科學地論證其可行性、實效性,而是“過家家”式的編制方案、評審,“躲貓貓”式的招標、投標。柔性圍隔項目從聯系咨詢專家、委托科技公司編制方案,到縣政府常務會議討論同意方案報批,再到方案評審通過,前后不到20天;從開工到建成8340米圍隔,也只用了34天。補水管道延伸項目沒有任何論證分析,時任分管領導一句話就讓項目“從紙上走到了湖里”。

  造假行為不僅對杞麓湖的治理沒有實質幫助,反而影響了杞麓湖的系統治理。

  29名專家緣何給弄虛作假項目“背書”?

  為蠅頭小利丟掉原則立場

  隨著對杞麓湖污染治理問題調查的逐步深入,在不擔當、不作為、亂作為、假作為的背后,“專家”這個特殊群體開始浮現出來。

  在杞麓湖生態環境保護問題中,一些有違常識、造假的工程項目,得到了專家的“背書”。而得到“專家科學論證”之后,弄虛作假的事情看上去就顯得“高大上”、科技感強了。

  初步調查發現,在通海縣“采取弄虛作假手段,干擾國控水質監測點采樣環境”問題中,29名專家參與了這些造假項目。有人扮演“科研掮客”角色,在當地黨委和政府、項目承接方、技術專家之間牽線搭橋,一手拿施工方的好處,一手操持專家參加各種項目評審會;有人抱著走過場、拿“出場費”心態,頻繁參與相關項目評審會;有人出于自身利益、人情等方面考慮,身陷其中而不自知;有些所謂的“專家”竟然沒有相關資質和專業背景,只是臨時湊數、救場的。

  據調查人員介紹,參與評審的29人都拿了數額不等的評審費、專家咨詢費,出具了“同意”“原則同意”等意見,無一人給出“不予通過”意見或選擇退出,可謂全體失守。

  通海縣委、縣政府在推動杞麓湖環湖截污治污工程過程中,叫停農田回用泵站等工程建設,并變更實施主體,就需要調整初步設計,于是召開了“杞麓湖沿湖泵站改建及水資源調配工程評審會”。匆匆參會的4位專家,既不知道評審的具體內容,也不知道變更的后果和影響,稀里糊涂開了會,迷迷糊糊簽了字。

  “如果專家提出的建議較多,或者不予通過,就會被專家組其他人認為不合群,會被踢出群,以后基本就沒有機會參加行業評審。”除了個別專家的無奈,調查還發現,各類專家都有各自的“小圈子”,或同學關系,或師生關系,或同事關系等。

  除專家之間多是熟人、評審往往是相互幫襯外,項目評審中不成文“規矩”也左右著評審意見,比如,專家與企業之間存在不應有的密切關系。

  在杞麓湖有關項目評審上,一方面,專家在明知項目存在瑕疵和問題的情況下,在地方黨委、政府提出不合理要求情況下,出于“幫助”“補臺”的心態,給予項目肯定性評價。另一方面,地方黨委、政府得到專家的“專家論證意見”后,更堅定了推動問題工程的決心和力度。這樣一來,杞麓湖相關項目的評審,領導“急”了,專家“救急”,評審會走走過場,“問題項目”也就匆匆上馬了。

  母親湖的污染源究竟在哪?

  自然生態污染背后潛藏政治生態污染

  “知道你們的敵人是什么嗎?敵人都找不到,怎么打仗?你們現在主要的任務就是要改善‘國考’點的水質。”作為分管玉溪市環保和三湖治理的領導,時任玉溪市人民政府副市長賀彬竟然這樣部署工作。

  賀彬利用職務便利、專業知識,自導自演了柔性圍隔這一虛假項目,并從中獲利。這個明眼人一看就毫無意義的項目,在他的直接“關心”“關照”下,匆匆上馬,從想法提出、論證、立項,到協調資金匆匆實施、通過“國考”等一連串看似合規合法合程序的動作背后,都是由賀彬一手包辦的。

  “在杞麓湖柔性圍隔建設當中,實際上也有貪腐行為在作祟,因為收受了不法商人的紅包、禮金。這是非常惡劣的行為,對杞麓湖造成了一種更大的污染。”賀彬的反思,已經太晚了。

  7月8日,云南省紀委監委通報:賀彬因在玉溪市通海縣杞麓湖污染治理有關問題中涉嫌嚴重違法接受監察調查。

  玉溪市有撫仙湖、星云湖、杞麓湖三大高原湖泊,生態文明建設意義十分重大。自2014年任玉溪市委書記起,羅應光主政當地6年,所形成的政治生態污染源,與原本就有的沉疴舊疾交織混雜在一起,以至杞麓湖治理亂象叢生。

  “杞麓湖保護治理中的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給玉溪的廣大干部特別是三湖一線的干部,帶了非常不好的頭,導致干部有樣學樣。”羅應光說,對三湖的保護治理都是說在嘴上,落實到行動上的就少了,導致干部沒有以對人民群眾負責的精神去落實工作,保護治理就會出現這樣那樣的問題。

  通海縣委、縣政府始終沒有直面農業農村面源污染問題,對2016年、2018年中央環保督察指出的問題不重視,未將農業農村面源污染防治、種植業結構調整、生產方式轉變列入重要議事日程,縣委直到2020年才第一次召開專題會議研究。

  不僅如此,調查發現,通海縣委、縣政府主要領導還調動縣發改、財政、自然資源、生態環境、水利、農業農村等部門,集體造假應付國控水質監測點數據考核。

  2020年10月,玉溪市召開的杞麓湖保護治理工作專題會,更像一個緊急事件的處置會議,而非治理工作會議,提出的關鍵措施是“超常規節水措施”“超常規導流措施”“超常規補水措施”“超常規凈水措施”。正是得到了玉溪市的認可,通海縣才能大張旗鼓地搞各種“應急性”工程項目。

  自然生態惡化背后,往往是政治生態、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出了問題。從近年來查處的包括杞麓湖污染問題在內的生態環境方面的案例來看,既反映出保護治理措施不力、污染防治工作不到位,也反映出當地黨委、政府嚴重的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和扭曲錯位的政績觀,更反映出一些領導干部政治站位不高,大局意識不強,漠視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

  “直查、直辦、直播”深入調查效果如何?

  相關單位人員被嚴肅追責問責,污染問題正在解決

  5月17日,生態環境部公布“云南玉溪杞麓湖污染治理治標不治本水質長期得不到改善”典型案例后,云南省紀委監委對杞麓湖污染治理弄虛作假等有關問題以事立案,采取“直查、直辦、直播”的方式開展了全面深入調查核實,督促相關職能部門及時整改。

  “此次‘直查、直辦、直播’,同時進行調查核實和拍攝制作專題片,及時把怎么開展調查、調查進展如何等情況曬到陽光下,把怎么整改、整改進度怎么樣公開在公眾面前。”該省紀委監委有關部門負責人介紹,這種以系列專題片的形式呈現審查調查過程和結果,既可以多角度、全方面呈現調查、推動整改、問責處理等工作,也可以突出“雙向監督”,讓監督者、被監督者都接受社會和群眾監督。

  調查組直奔事發一線,先后深入紅旗河入湖口、環湖生態調蓄帶龔楊段、者灣河河口、杞麓湖水質提升項目二號站、十街海田片區環湖截污調蓄池、萬家大溝調蓄沉淀塘等處調查,并走訪相關職能部門,了解整改情況、追尋問題根源。

  隨著省紀委監委提級直查直辦及省、市、縣三級紀委監委聯動開展工作,效果很快顯現。5月21日,云南省紀委向通海縣委發出《關于通海縣農業面源污染治理不力問題的紀律檢查建議》,督促通海縣切實解決農業面源污染問題。當晚,《杞麓湖的吶喊》第一集播出,直指杞麓湖問題“比近期其他一些環保方面暴露出來的問題,性質要更為惡劣”。

  杞麓湖治理中的弄虛作假、水質長期得不到改善問題,并非簡單的投機造假行為,而是一些黨員干部、商人老板、專家、掮客等,圍繞一個“利”字,以利益為紐帶,以潛規則為鏈條,形成利益團伙,他們彼此相互掩護,權力、金錢、技術之間相互滲透,把魔爪伸向國有資金和重大項目,造成“杞麓湖之痛”“杞麓湖之殤”。

  云南省紀委監委對若干名在杞麓湖污染治理問題中涉嫌職務違法或犯罪行為、可能出現法定妨礙調查情形的被調查人,及時果斷地采取留置措施。據通報顯示,羅應光受到黨內嚴重警告處分,因其嚴重違紀違法已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存在問題并案處理;其他28名責任人也都受到嚴肅追責問責。

  堅持“查受賄帶行賄、查行賄帶受賄”,該省紀委監委在對受賄案件進行審理處置時,連同行賄人一并提出處理意見。因在杞麓湖污染治理等問題中涉嫌向國家公職人員行賄,云南聚光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云南中皇環保產業有限公司副董事長葉國兵等5人已被留置配合調查。

  在震懾之下,云南省生態環境廳生態文明建設處處長鄧加忠選擇了主動投案。

  調查發現,玉溪市委、市政府,通海縣委、縣政府學習貫徹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不深不透,貫徹落實中央、省委重大決策部署不力;形式主義、官僚主義愈演愈烈,不作為亂作為發展到公然造假;政績觀扭曲、錯位,動歪心思,弄虛作假;決策任性,不講程序和規矩,監督缺失催生造假工程;自然生態污染背后,潛藏著政治生態污染,存在官商勾結、利益輸送的貪腐問題。玉溪市委、市政府,通海縣委、縣政府等6個單位均受到通報問責。

  “直查、直辦、直播”后,通海縣增加設備對入湖河道淤積污水進行處理,對紅旗河、萬家大溝、中河、窯溝等主要入湖河道進行清淤,已清理淤泥2400立方米,處理污水10506立方米。該縣迅速開展種植結構調整,在杞麓湖湖盆區增植烤煙4000畝、水稻1000畝,與去年同期相比在湖盆區壓縮蔬菜播種面積1萬畝。

【糾錯】 【責任編輯:高暢 】
閱讀下一篇: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9191127654594
黄色小说软件,免费H小说app,成年小黄书下载,青春禁地小说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