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時政 > 正文
2021 08/ 19 08:26:36
來源:新華社

全球連線 | 相隔11年,新華社記者在海地記錄的兩場地震

字體:

  新華社海地萊凱8月18日電 “我被暴風雨困住了,熱帶氣旋‘格雷絲’正在海地上空,我的海事衛星信號很弱。雨下得很大,拍照片受影響,震后救災也受阻。”

  當地時間8月17日,新華社記者戴維·德拉帕斯在海地南部省首府萊凱通過海事衛星,給曾并肩在海地采訪的同事發來消息。

  2021年8月17日,戴維·德拉帕斯在萊凱重災區采訪。新華社記者卡羅琳娜·恩達拉攝

  海地8月14日發生7.2級淺源地震,已造成至少1941人死亡、9900人受傷、3.7萬多座房屋被毀。南部省是受災最嚴重的地區。

  這是戴維再度前往海地報道地震災情。11年前,他和其他新華社記者赴海地報道2010年海地7.3級地震。那場地震造成約31.6萬人死亡、約30萬人受傷、約130萬人無家可歸

海地面臨人道主義危機

  “上回震中在市區,在首都周邊;這回震中在沿海鄉村,所以傷亡人數不是一個級別。從我拍的照片上能看到,這回倒塌的,都是村莊的房屋。”戴維說。

  戴維與同赴海地報道的新華社記者卡羅琳娜·恩達拉在萊凱市中心看到,遍地是斷壁殘垣。人們在廢墟中翻找,一方面繼續尋找幸存者,一方面搜集鋼筋等建筑材料以重建家園。

  2021年8月16日,一名男子在海地萊凱倒塌的房屋廢墟中尋找東西。新華社記者戴維·德拉巴斯攝

  2021年8月17日,一名男子站在海地萊凱的一處廢墟旁。新華社記者戴維·德拉巴斯攝

  相隔11年,兩次大地震都是淺源地震。2010年的海地地震震源深度只有13公里,震中距離首都太子港僅約30公里,太子港人口276萬;震中方圓25公里內還有卡雷富爾等5個城鎮,人口加起來還有近80萬,因此傷亡格外慘重。

  本月14日海地地震震源深度只有10公里,但震中位于西南部尼普斯省,距離最近、13公里外的村鎮小特魯德尼普只有2130人;震中方圓40公里內,萊凱和米拉戈阿訥兩個城鎮人口總計約22萬。因此,此次地震的傷亡人數預計還將上升,但不會像上次那樣驚人。

  然而,專家提醒,海地此次震后同樣面臨很高的人道主義危機風險。

  中國卓明災害信息服務中心負責人郝南在接受新華社記者采訪時說,全球新冠疫情蔓延、美軍撤離阿富汗等熱點新聞吸引關注,因此此次海地地震受關注度較低,預計賑災和重建的募捐前景黯淡,更要警惕正在發生的人道主義危機。

  2010年1月15日,來自各國的救援隊員在聯合國海地穩定特派團總部大樓廢墟上實施救援。新華社記者戴維·德拉帕斯攝

  記者在萊凱郊區看到,一些傷患躺在自家門口,由家人照顧,并未被送往醫院。人們在自家廢墟旁,用床墊、毯子、塑料布等搭起臨時避難所。但他們不敢在里面睡覺,因為余震隨時可能發生。

  2021年8月17日,在海地萊凱,人們聚集在房屋外。新華社記者戴維·德拉帕斯攝

  8月16日,海地政府發出國際援助請求,說該國面臨極端人道主義緊急情況,目前迫切需要醫療衛生用品、醫護人員、緊急救援、帳篷等臨時庇護所、毯子、食品等援助

  飲用水也處于緊缺狀態。郊區民眾圍著運水車,努力想盛滿手中的容器。但多數人空手而歸。

  據記者了解,當地醫療資源告急,醫院床位不足,抗生素和麻醉劑已經用完

  2021年8月17日,人們在海地萊凱的一家醫院接受治療。新華社記者戴維·德拉帕斯攝

  在萊凱一家醫院,大批傷患躺在走廊里等待治療。海地女子拉內特兩眼放空,喘著氣。她26歲女兒洛尼亞的遺體在她身旁,蓋著一條白床單。

  2021年8月17日,拉內特在萊凱一家醫院,女兒洛尼亞的遺體在她身旁。新華社記者戴維·德拉帕斯攝

  “雨下得太大了,在萊凱看見的救援隊不多。2010年地震后,在太子港、卡雷富爾能看到許多國際救援隊。”戴維說。

“一路都能乘飛機”

  “這次,我一路都能搭乘飛機了。陸路不安全,黑幫林立。”戴維說起了兩次赴海地報道的不同之處。

  戴維此次從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飛往海地鄰國多米尼加首都圣多明各,再轉機飛往太子港,最后轉機飛抵萊凱。

  2021年8月16日,新華社記者戴維·德拉帕斯和卡羅琳娜輾轉飛抵萊凱。

  2010年1月海地地震后,戴維·德拉帕斯在太子港重災區采訪。

  而11年前,新華社記者戴維、愛德華多·基羅斯和其他同事奔赴海地時,震后海地水電、通訊、交通全斷,重災區太子港滿目瘡痍,機場僅剩一條跑道可起降,無法起降商業航班,部分運送國際救援物資的飛機只能降落在多米尼加。絕大多數記者都只能先飛抵圣多明各,再冒險經陸路前往太子港。

  2010年1月15日,兩名海地首都太子港的居民抬運棺材。新華社記者戴維·德拉帕斯攝

  其中,新華社記者黨琦這一路到達海地和多米尼加邊境村莊希馬尼后,得知戴維已進入太子港但完全找不到安全的食物和水,于是給他買了一箱水和面包,又想辦法找到順風車,最終趕到太子港。不過,直到太子港恢復手機信號后,兩路人馬才得以會合。

  黨琦至今都清晰地記得,就在中國駐海地維和警察防暴隊營地門口,戴維從她手里接過水和面包時,眼圈都紅了。當時,他和愛德華多已經餓了兩天。

  震后,沒有住的地方,戴維在太子港機場停機坪的行李傳送帶上露天睡了4晚。連他的生日,也是各國際通訊社記者在行李傳送帶上一起為他慶祝的。

  2010年1月海地地震后,戴維在太子港重災區采訪。

  震中就在首都,2010年地震對海地可謂“滅頂之災”。當時,整個國家幾乎完全癱瘓,海地政府部門、聯合國駐海地穩定特派團大量工作人員遇難,總統府、聯海團大樓坍塌,時任總統勒內·普雷瓦爾無家可歸。

  最令黨琦痛心的是,她此前采訪過的中國駐海地維和警察防暴隊員和聯合國駐海地最高官員赫迪·安納比也在那場地震中遇難。

  這是2010年1月14日在海地首都太子港拍攝的在地震中遭到嚴重損毀的海地總統府。新華社記者戴維·德拉巴斯攝

  這一次,新華社記者戴維和卡羅琳娜面臨的主要風險和隱憂,來自熱帶氣旋“格雷絲”、當地新冠疫情和海地西南部的黑幫匪徒。

海地地震為何傷亡如此慘重?

  為什么海地地震總是傷亡慘重?為什么2010年海地地震能造成超過30萬人死亡?

  2010年1月23日,在海地首都太子港,一名男子在廢墟間翻找還能用的物品。新華社記者戴維·德拉帕斯攝

  專家分析認為,第一,兩次都是淺源地震,震源深度不足15公里,破壞性大。

  第二,海地人口密度高,且2010年地震震中就在首都。海地面積約2.78萬平方公里,人口近1150萬,人口密度高達每平方公里413.7人。

  太子港市區人口密度更高達每平方公里2.7萬人。此次地震發生在人口密度相對較低的沿海鄉村,否則傷亡還可能更重。

  2010年1月14日,當地居民試圖離開太子港。新華社記者戴維·德拉帕斯攝

  第三,海地是西半球最窮國、拉美最不發達國家,抗震能力極差。海地房屋質量差,大多是一至兩層的空心磚房,遇到地震易粉碎性坍塌。

  第四,2010年前,海地較少發生破壞性大的地震,當地民眾缺少防震知識,政府也沒有系統的防震措施。

  經歷過2010年大地震后,海地政府和民眾對地震災害有了一定程度的精神準備。

  郝南說,不幸中的萬幸,此次海地政府災害響應能力比預期好很多,各項工作正按照優先順序展開。

  2021年8月17日,一名女子身披塑料布站在海地萊凱的街道上。新華社記者戴維·德拉帕斯攝

  第五,2010年海地震后幾乎處于無政府狀態,且海地大量貧民未進行人口登記,政府無法準確統計地震死亡人數

  31.6萬是海地政府估計的死亡數字。國際報道中常用的另一個估計數字是22.3萬

大災之后防大疫

  赤貧、地震、颶風、疫病、內亂、總統被刺……國際新聞報道中,海地總是與這些天災人禍的字眼聯系在一起。

  大災之后往往有大疫。2010年震后,海地大規模暴發霍亂,造成9000多人死亡,近80萬人感染。2014年、2016年和2020年,海地又先后遭遇基孔肯雅熱寨卡熱新冠疫情的影響。

  2011年1月15日,在太子港近郊一所“無國界醫生”霍亂治療中心內,一名海地女孩坐在病床上。新華社記者王沛攝

  2010年1月18日拍攝的太子港災民臨時安置點。新華社記者戴維·德拉帕斯攝

  2021年8月17日,一名受傷男子在海地萊凱的醫院接受治療。新華社記者戴維·德拉帕斯攝

  2011年,海地大地震一周年之際,黨琦重返海地。她在太子港主教堂邊,見到一位63歲的盲人抱著吉他自彈自唱:“海地在哭泣,大地在顫栗,幾乎每人都有親人在地震中死去。我已經沒有眼睛用來哭泣,但地震這一天我們永難忘記。” 這一幕,黨琦至今也難以忘懷。(記者:黨琦、戴維·德拉佩斯、卡羅琳娜·恩達拉、王仲毅、王沛;視頻:王沛;編輯:孫浩、徐曉蕾)

  新華社國際部制作

  新華社國際傳播融合平臺出品

【糾錯】 【責任編輯:余申芳 張旭燁 】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199431127773831
黄色小说软件,免费H小说app,成年小黄书下载,青春禁地小说在线阅读